蓄电池云数据平台-蓄电池网
首页 商城 资讯 蓄电池 技术
您的位置:首页 > 专栏 >  电池财经

万通地产嫁接新能源业务“流产” 星恒电源“卖身”遭弃

万通地产(600246.SH)外延产业之路再次受阻。

万通地产

12月16日晚,万通地产发布公告,决定终止收购锂电池企业星恒电源股份有限公司(星恒电源)的78.28%股份。

今年7月30日,万通地产曾宣布,以31.7亿元从创业板公司纳川股份(300198.SZ)及其他相关股东方手中收购上述股份。

对于失败的原因,万通地产称,因公司与交易各方未能就本次交易优化及后续完善措施等重要法律及商业安排达成一致。

当晚,纳川股份亦发布公告称,在本次交易推进过程中,各方基于商业安排的考虑,交易各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交易。

“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今后不排除星恒电源单独进行IPO以及其他并购的可能性。”12月17日盘后,纳川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对此确认称。“按照原计划,交易完成后,公司原本能够取得1.50亿元左右的投资收益。”

嫁接新能源业务“流产”

如今,随着万通地产嫁接新能源业务“流产”,此举意味着公司转型之路遭遇挫折。而彼时,其曾表示,本次交易完成后,万通地产将充分发挥星恒电源在新能源电池领域的产品优势、品牌优势和渠道优势,加快推动公司在新能源电池领域的业务开拓,为公司长久发展提供新的盈利增长点。

在公司原计划受让星恒电源的近八成股份中,启源纳川出让其持有的目标公司64.897%股权,苏州晟迈出让其持有的目标公司6.720%股权,纳川股份控股股东陈志江出让其持有的目标公司6.667%股权。其中,纳川股份通过持有启源纳川45.35%股份间接持股星恒电源29.43%,为后者单一第一大股东。

12月1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联系万通地产,但截至发稿时止,公司证券部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深圳一家私募机构人士称,房地产业也正在遭遇去泡沫化。在此情况下,房地产企业跨界、转型,成为其“活下去”的重要布局思路。

就万通地产实际情况来看,公司亦面临地产项目储备有限的窘境。截至目前,万通地产旗下仅三大项目处于在建状态,分别为“香河运河国际生态城”、“天津万通新新逸墅二期”、“杭州未来科技城”预计总投资金额为36.95亿元,分别计划于两年内竣工。

但对于寻求出路的房企而言,贸然介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势必遭遇诸多挑战,经营风险也有增无减。

典型的案例就有恒大系。截至目前,恒大系斥巨资进军新能源汽车计划就遭遇棒击,恒大健康(000708.HK)与贾跃亭所掌控的FF双方的拉锯战仍在持续。

起底星恒电源“卖身”遭弃

星恒电源前后从纳川股份经手到万通地产拟接盘,几番易手仍未果。

纳川股份从今年2月初便开始停牌,按其最初原定计划,拟采用发行股份及现金支付方式继续购买星恒电源、启源纳川的部分股权,但是经论证分析后,交易双方认为重大资产重组条件尚未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不仅如此,公司还来了一个180大转弯,改为悉数出让上述股权给万通地产。

当天,纳川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解释道,当初,公司出售星恒电源股份是基于控制投资风险,盘活存量资产,增加公司现金流,增强公司资产的流动性而考虑的。而启源纳川原计划通过出售股权方式引入资金,替换所负担的债务,以降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审核难度和收购风险,但因为今年以来金融市场资金紧张,导致该计划最终未能成功实施。

对此,前述深圳私募机构人士称,在万通地产终止收购星恒电源背后,从多家A股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公司发布的业绩来看,补贴退坡引发的连锁反应在产业链上下游之间持续发酵,行业阵痛效应仍在持续。

从今年三季报业绩来看,2018年前三季,36家锂电池产业链上市公司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68.4亿元,同比增长23%,环比下降15%。受价格下跌影响,钴板块、锂板块环比均出现较大下滑。

截至目前,由于国家补贴延期发放等原因,新能源汽车下游企业回款压力增大,并逐步向上游传导。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7年8月,启源纳川最初收购星恒电源逾六成股权之时,该标的公司经营团队曾承诺,星恒电源2017年-2019年度经审计的扣非净利润,将分别不低于2亿元、3亿元和4亿元。

不过,等到今年万通地产收购上述股权时,交易对方并未给出标的业绩承诺。据公司公告披露,2014-2017年以及2018年1-3月,星恒电源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3亿元、4.75亿元、10.18亿元14.36亿元以及3.08亿元;当期对应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315万元、3455万元、1.04亿元、2.02亿元以及3660万元。